爱恋的心

爱恋的心

(一)
也许是缘分吧,在我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初夜性爱里,我竟选择了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初三的小女孩。我甚至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是在下课时路过她的班时看她,而她也因为我的第一次而故意将她的目光和我避开。因为,她的贞节是在我的强暴中失去的。
那是刚开学时的故事了……
两年前我初中毕业,以500多分的成绩考上了这所不太理想的学校。我也因此而失望过。可是,当我来这里报到时,竟发现这里有数不清的美少女,不过,她们都还是初二,初三的小女孩。我又因此而得意,也就是说,我第每天下课都可以美美地年看上一会儿这些发育还不太完美,却又充满天真的小女生了!
我是从开学后一周开始注意她的。第二节课下课后,我向往常一样下楼去做操,而当我经过初三(11)班时,那个美女刚好从班里走出来。
我便和以往一样对这个少女上下打量起来:一双不算太大却很有个性的眼睛,正规美女的小鼻子和略厚的嘴唇,完美地嵌在嫩嫩的鹅蛋脸上,浓而黑的头发从中分开,自然地顺在略浓地眉睫间。
发育不太完全却已经清爽地挺在胸前的乳房,略略撅起的屁股放在大约一米六二的身体上,真是在合适不过了!
她走起路来有轻微的扭动,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反而让人看上去有一种青春的丰满感。
当她面带微笑地和她的同伴向我走来时,她突然用那充满青春期骚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这使我本来已经很不本分的心又急剧跳动起来。
「我需要她。」我的心对我说。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心情去听课,在学校里只有和她相遇时才使我兴奋。每次从她身边经过时,我总用微笑的眼神看著她,而她,也同样用微笑的面庞回报我。
「鼓起勇气打听她的名字吧。」我的心再次对我说。
于是我在一天后从一个朋友口中得到了答案。
我立刻跑到了她的班门口,叫起那个名字。可出来的,却是令外一个女孩!
从此,再没有朋友知道她的名字。因此我无法靠近她,而我对她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终于有一天……
我去收拾初中的物理实验室,那是一个很大的屋子,以甚于静校后我才把活干完。在较暗的光线下我低头去摆物理实验品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
「对不起,我的进校证丢在这里了。」这是她第一次和我说话!是她!为她而茶饭不思的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相思之苦,冲上去从她的身后将她抱住。她也在吃惊中看到了我。
我吻著她的脖子,双手在她胸前乱摸,我触到了她那小而挺的胸部,也吓坏了她。她开始挣扎了。而我再一次紧紧抱住了她。
「你是爱我的,对吗……」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不……不要这样……我要喊人了……」她的声音在惊恐中有些颤抖。
「我为你相思了那么久,你要补还我……」我捉拄了她的双手。
「求你不要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求你……」她似乎在呻吟。
她在挣扎中被我用物理仪器吊了起来,当然,她的双脚还能放在地面上。我用胶带捂住她的嘴。
当我在她的脸上狂吻上百次后,在她惊恐而又羞涩的目光中,我扒光了她的衣服。她的衣著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上身,最外面是浅红色的校服上衣,是一件运动服,随后是一件在红色的鸡心领毛衣,再向里是一件浅绿色的大背心,最后是白白的小胸背心,上面还印有一个「LOVE」字样;下身,先是红色的校服裤子,然后是花色的秋裤,里面当然便是内裤了。
我最心爱的人,一个初中的清纯又美丽的小女孩,终于在无限焦虑与无奈中,把她那极美丽的躯体,第一次展现在男人面前。
我面对著美人的躯体,竟有些不知所措,现在的她实在太美了,美的单纯而又有青春的韵味。30秒后,我才恢复了我的意识:她已经属于我了。
我蹲下身来,双手扶在她雪白而富有弹性的大腿上,把脸贴在她的屁股上,用牙齿轻轻地咬著,当上面流满了我的口水时,我站了起来,用一支手搂住她的腰,另一支手便玩弄著她的肚奇眼儿,把里面的泥一点一点地挖了出来……
我的手开始向上……
当我用双手揉搓她的小乳房时,发现她哭了,大点的泪珠从美丽的脸庞上滑落下来。
我把她的泪花吻干。
「我们是相爱的,你不应该这样呀。」我撕下她嘴上的胶带,把嘴移到她的胸前,寻到了她由于惊恐而缩得很小的乳头。
我用尽了力量向外吸吮著,不一会儿,奶头便硬了。我也从她的嘴里听到了轻微的喘息,我便去吸另一个……
「嗯……嗯……」她的喘息声渐渐变大,停止了哭泣,身体也由于我过力的吸吮而摇晃起来。
当她的双乳变得极硬时,我便吃起她的肚奇眼儿来。
「哎……嗯……嗯……」她的喘息好像有些呻吟的味道了。
「告诉我,你爱我吗?
「嗯……我……嗯……爱。」她早已沈醉在性爱的快乐中了——和她初恋的男人。「可……你不能把我的……弄坏呀……
于是我把她从仪器上放了下来。
我把我的阳具掏了出来,放在她嘴边,「你也让我快乐一会儿,好吗?」
她看了一眼,便张开嘴生硬地舔嗜著我的龟头一阵酥麻的感觉将我吞没,阳具越发膨胀起来。
龟头有条黏液却是黏著不断连著她的嘴唇。
她将头偏过一侧,不敢看著这一幕接著我将她拉起让她跪在地上,自己却站在她面前,重新将阴茎塞入她的嘴巴我一手抓著她的长发,使她仰起头来,另一手却伸下去用力搓揉女孩的乳房,她露出不习惯的表情,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努力的翻转著舌头希望我能早点满足。
每当不太灵巧的舌尖掠过龟头时,我就觉得一股电流通过了全身,极度的愉悦不禁使我的喘袭急促起来她感觉嘴内部具物越来越膨胀,她知道冲击的一刻将来临,想急忙想将头逃开,但我却紧紧将她头抓住不放,终于一股热流射入她嘴内,她却怕溢出的精液流的一身都是,只能用嘴紧紧的含住,但量实在太多了并且我仍牢牢地抓著她不放,她看了我一眼,只好全部吞了下去……
她跪在一旁,尽管已经很小心了,但仍有一些白色精液自嘴角溢出,不得已,她便把剩下的舔光我看著小巧的舌头在樱桃小口旁游动,于是又对她说,「也替我舔干净,好吗?
她便又伸出了粉红色的小舌努力舔舐著。女孩真的是处女,所以对这种事一点也不懂,只会专挑精液最多的地方舔著,却不知道龟头也是最敏感的地方,等到她惊恐地发现男人的阳具再度勃起时,却再也来不及了「你……不会……弄…
…对吗?」她有些紧张地对我说。
我没有理会她,直接将她的双腿分开……
「哎呀……你……」她慌了。又开始扭动。
然而她的扭动却无济于事。我蹲下身将头靠近秘处,她的丛林并不茂密,因双腿的夹紧更使粉红色的阴阜突显出来我知道,若不能使她兴奋的话,干燥的阴道并不足以使我得到更多的欢愉。于是我拨开女孩的两片密肉,将舌头伸入她在前方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湿湿的异物突然伸入两腿之间,一阵酥麻感通过了全身,也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她不禁呻吟起来。
我的舌头在肉缝中翻转,渐渐觉得有甜美的秘液渗出,微弱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知道她渐渐无法抗拒了我站起来将上身压在她的背上,拨开她的黑发,一面舔著她的耳朵一面挑逗的说:「很舒服是不是。」
她想要抗拒,但身体却作出相反的反应,密液泊泊的流出顺著双腿留下,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发现自己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终于忍不住说道:「求……求……你,不要……」
我在她耳边说:「不要什么?是不要停吗?」
说完便将阳具猛力地插入穴中。
她闷哼一声,继而一阵撕裂感蹂躏全身。
「啊……不要……不要……」她痛哭著而这一次,我却将这哭声当作摧情剂,捏著她的臀部更加疯狂地抽插处女的阴道紧缠著我的阳具,并起双腿使的密肉夹的更紧我将她翻过来,接著把双腿分开架在自己的双肩,她此时早已无力反抗,只能任我为所欲为……
微凸的阴阜重新现在眼前,她的呼吸使的小腹展现妖异的扭动。我重新的插入因姿势的不同而更加深入。
「啊……啊……啊……」女孩逐渐陷入情欲的漩涡,在阴道的深处似乎有一团火正在燃烧。
「求……求……你……不要……在里面……我怕……怀……」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这么要求了。
「求你让我满足吧!」我回答著,呼吸却更急促了她有些生气和失望,于是又扭动起来想要摆脱我,没想到这动作却带来更多高潮。大大的房间里扭动的女体,彷佛在迎合野兽的节奏。
我们额头都冒出了汗珠,她汗湿的黑发黏在白皙的胸脯,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的呻吟伴著我的喘息声终于又一股热流射入女孩子宫。
「啊啊啊啊……」她也同时达到高潮。接著两人同时无力的倒在地板上「你……怎么可以……呜……呜……」她啜泣著,当然,她从小到大从未曾经历的事情使她除了哭泣之外也不知到该做些什么才好。
而我,便用她的内裤拭去她的处女血,然后把她的内裤放在我在上衣口袋里。
就这样,我们两人无言地坐了许久,便各自回家了。
(二)
一阵尖叫般的铃声,把我从罪恶的回忆中呼唤归来。
下课了,教学教师匆匆走出教室,班里立刻混乱开来。我只是觉的心烦,自从上次的事情,我的心情便是如此。爱情,对我来说只是肉欲的另一种形容而已。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似乎我天生就对强暴与性虐感性趣。
「天堂之猫,您的信。」班里的信使又一次打断了我的思索。
我漫不经心地拿起刚被丢在桌上的信件,来信人的名字使我心情立刻高兴起来,梅,梅来信了!……梅是我初中时的同窗,也是我们学校的「交际花」。当你第一次见到她时,尤其是当你与她那明亮的眸子相碰时,你会觉得她的一种说不出的美丽几乎把你崔眠!而且在她刚上初中二年级时,就由于她完美的发育被区少女模特组选中。
我是初中时期她无数的追求者中的一位,我甚至每天夜晚都因她的美貌的风骚的体态所包围,直到不得不用手淫来结束我的性欲。
当然,追求也是必然的,我的追求并不是向其它人那样没有结果。我几乎用尽了我的初中生活时间,用来和她试验性的交往,二年过去了,我是无数追求者中唯一没有退出的人,终于在结业前打动了她的芳心。
然而,一切却已在时间的不足中失去。我刚和她交往几天,就因为我所报考的志愿不同而提前退学。从此后我给她去了几封信,都没有回音,我的心情也就因此而再一次落入失落中。
于是,她走路时扭来扭去的屁股,便又一次成为了我夜晚手淫的对像。
我总是喜欢她的屁股,总在想,如果有机会能与她作爱,一定先要让她的屁股撅得高高的,然后用我宽大的手掌将它打得像红苹果一样!还有她的大胸,作爱时黑黑的长发被汗汁浸湿而贴在胸上的情影…
不知不觉,竟这样又过了两年,她竟又莫名地回了信!
我将信拆开……
「HI,猫猫很抱歉这么久没给你联系,近来你一切好吗?
我最近总是矛盾得很,很想和你见一面,不知你可否答应?
YOURS梅……」
看完信后,我的心里更是莫名至极。分别许久的她,怎么会突然给我写信呢?
但,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见她。我为了她付出了那么多,这次决不能再失去。
幂幂之中,我无法克制地又有了对她肉体的深深地渴望。
于是我在无人的夜晚给她去了电话……
「梅……是你……」我不知为什么竟如此胆怯。
「……是我,晚上好啊。」她倒是很大方地回答我,「怎么,变得这么女孩气了,这可不是你以前的个性呀!
听著电话中甜得有些肉麻的声音,我的下面竟又一次不听话的过勃起!
「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回信了?」长时间的不与她联络,我的确找不到话与她说。
「这个……咱们当面在谈,好吗?」她以乎也有些应付。
「好吧,在哪里,我很想见你。“「老地方,好吗?」
「OK,SEEYOU!」
「BYE!」
关于「老地方」其实就是我们初中时曾去约会的地方。在学校附近的一片田地里。我在她约定时间内提前两个小时便到了。
突然,我听到有人说话:「梅,我是真的爱你!请您相信我!」
「可是你对我的一切,都无法使我相信你,没错,我找「猫」是为了报复你!报复你的花心!」
这是梅与她男友的对话!
我的心猛地紧了一下——我还是被我的最爱玩弄了,就像我玩弄那个初三的小女孩一样,只是为了自己的痛快!
于是我无言地站在他与她的暗处,看著他们的言行。
大约一个半小时过去,那个男孩走了。临行前他还想吻梅,可是梅给他的却是一耳光。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我才向梅走去。
我见到了二年后的梅,头发留的更长,以至于不得不扎成一团,脸庞依旧美丽……
「HI,怎么这么晚才来呀」她竟若无其事地对我说这句话!
我再来晚些,可能一辈子都会被她蒙在鼓里!她只是想利用我!
我于是直接了当地对她说:「好了,梅,告诉我,刚才的男人是谁,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从一开始!」
梅美丽的脸庞突然抽噎了一下,嘴里支唔著:「他……只是我的……我的一个朋友!」
「是啊,朋友!」我又气又伤心!
「我也是你所谓用来报复他人的朋友对吗?」
梅听完又换了一副脸色,说:「好,你都知道了,没错,我一直在骗你,从初中开始。你根本不配当我的至爱!你只是我无聊时的一个玩偶而已。」
我的心在流泪。
「我的爱只会给他一个人,尽管我还没有把我的贞操给他。」
她还在坦白著:「可是他太不老实了,我只有用你来收他的心,不过,现在似乎不能了。你可以走了,猫猫。」
「你原来是这么可恶的一个女孩,」我感到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猛烈地跳动著,「我为什么一开始那么相信你!
「由于你的老实,啊猫,」她对我摇了摇头,「你太相信我了,你是我所有玩偶中最听话的一个!」
「你……」我已快控制不住自己:「你这个贱人!没想到你这么贱!」
「哼!」她对我的话毫不在意:「贱又怎样,我倒想问你!」
说完,她转身走了。
「等一等!」我猛地扑了上去,抱住她并将她压倒在地上。
「你……要作什么!」梅惊恐地望著我。
我先不回答她,只是粗暴地向下扒她的牛仔裤,她也拼命地用手反抗著,把我的后背挖破了。
「妈的!」我里手给了她两耳光,她当即昏了过去!
然后的事就容易多了,我几乎粗暴地扒完了她的衣裤,先使她平躺在地,我骑在她的小腹上,用身边的草绳把她的玉手绑在电线杆下,随后把手伸向她的美丽的乳房……
一阵揉搓!梅的玉乳丰满而有弹性,却又不失柔软。玩弄了一会儿,便又用手指夹住她的乳尖,向上拨起!不一会儿,她粉红色的小乳头便被我玩紫了!
梅在昏迷中似乎还有些反应,嘴里小声哼哧著。
此时我的目光实在离不开她的胸部,不知不觉中,我的脸已经贴了上去,用嘴用力地吸吮著她的乳头,我的口水顺著她高挺的乳房流下去……
我把身子向上动了动,拈住她鼻子,把舌头伸向她的嘴里,去吸取她口中的精华,但这却使她不能呼吸,不一会儿,她便醒了。
「嗯……」她先是动了动头,使自己能够呼吸,然后慢慢地清醒过来了。可是她醒后的第一个感觉便是自己的乳房正在被强烈地揉搓著……
「哎呀……」梅想坐起来,可是手已经被牢牢地绑住,于是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泪水。
「猫,放开我……放开……」她泣不成声地向我哀求著。可我依旧在玩弄她的乳房,她的玉乳已是整个被我弄红了。
「后悔了吗?」我笑著对她说,「今天就是你的成人日!」说著,我站了起来,拉住她那修长而又洁白的腿,猛地将她翻了个个。她于是脸冲著地面大声哭了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将她的小内裤塞进她的嘴里,然后飞快地向附近的商店跑去。
一分钟后,我拿著一盒一百根的细针回来了。
我搬起一块方石,放在梅的小腹下面,这样,她的屁股便撅得很高很高了。
我从她的口中把内裤取出。
我于是倒著骑到她的背上,先用双手在她的屁股上乱揉一气,然后便在上面拼命地拍打著,「啪!啪……」清脆地声响在田野里回荡。我的手好痛!
「呀……啊!啊!呜呜……」梅哭喊著:「我……恨你……猫!啊……呜…
…」
「应该我恨你才对!」我不容分说地取出一根拇指长的细针,刺梅屁股的正中!
「啊!!!」梅几乎再次昏了过去,两条腿在后面拼命地乱蹄,屁股也左右摆个不停。
「小可爱……」我又取出一根来:「别乱动了,那样会更痛!」
又是一根深深地刺了下去!
我感觉下面的梅打了一个冷战!我回头望去,她脸上的泪水雨点般地落向地面,嘴里大声呻吟著。
我此时的欲火突然达到了极点,随手将针全部取出,一根一根地向梅的屁股刺去!我一面刺,嘴里一面不由自主地小声说著:「一,二,三……」
「啊……啊……啊呀……呜呜……啊啊!!」梅的呻吟变成了痛苦的叫喊。
每一根针的刺入,都几乎使她昏过去,只是下一次刺入时的剧痛总使她回复清醒!
刺了大约二十多根时,我站了起来,脱光衣裳,走到她面前坐下,用我的双腿夹住她的上身,使我已直立得充血的阳具刚好放到她嘴边。
我解开她的头结,使她的长发漂落下来,我里起她的下巴,使我的阳具碰到了她的唇,她急忙将嘴紧紧闭上。
我没说什么,只是又将一根针,猛地扎在她的乳尖上!
「啊!!」梅张开了嘴哭喊,我迅速把阳具塞进她嘴里。
「嗯……嗯……」梅还想用舌头将阳具推出来。我于是摸摸她的脸,对她说:「你不想失去贞操吧,这可是?」
梅无可奈何地望了我一眼,便含住了我的龟头处,吸吮起来……
我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电流般的感觉,在我全身扩散,我忍不住抱住梅的头,向我的方向拉著,我的阳具便完全塞入她的口中!
我把身子微微向上里了一些,用手去翻她的小穴,可她不知突然预感到了什么似的,恨命地吸起我的龟头,我感到龟头一阵骚痒,就要射精了,我急忙将它硬抽出来,用手用力扭了几下。
「贱人!」我又打了她一巴掌,站起来走到她的屁股后面,一只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抽出上面的针;另一只手在她小穴四周摸索,中指轻轻地进入小穴。
「不……不要啊……」梅感到身后骚痒起来……
我跪了下来,用舌尖触用她的花蒂……
梅紧紧咬著下唇,想控制自己的情绪,证明自己是个好女孩。
我干脆用嘴将她的穴全部含住,吸了起来……蜜液终于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阳具对准了小穴……
「梅,就要不是女孩子了,有什么要说的吗?」我准备和这个处女最后一次对话。
「呜呜……」梅一直哭著:「明……救我……」
「哼!那个男孩叫明!好,让他来救你吧!
我用力将阳具向下扎去!
「啊!!!」梅惨叫一声,再次昏蹶过去!
处女就是处女,我的龟头被掎得好痛!
「梅……你的阴道太紧了!啊……噢噢!!」刚三四分钟,我就在她的身体中射了……
我没有将其拔出,而是扒在她背上,双手扭著她的乳头。
「哎……哎……」梅这次醒得很快。听到她的呻呤,我的快感慢慢产生……
一分钟后,我的阳具在她的体内复苏了,很快开始了再一次的抽插!处女血和蜜液使梅的阴道滑爽了许多,我的大腿和她屁股撞击也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啊……啊……」梅被我弄和得迷迷胡胡的,轻声呻吟起来……
「你好贱啊!被人强暴也……」我生气地将阳具取出,向上提了提,刺向她的肛门!
「啊!!混旦……啊……噢……」梅双孔都被开了,「你不……要……不要……太过份了!啊!」
「你以为我……就这样射了吗?」我回了她一句,又将手指伸进了她最后的小便穴里。
「啊呀!啊!!!」梅绝望的大喊一声,第三次昏蹶过去!!!
扎在小便穴里的手指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推,我将手指拔出,一股无色液体立刻喷射了出来——她小便失禁了!
我觉得下身又一次骚痒,忙又将阳具抽出,跑到梅的面前塞进她的嘴里……
那股热流喷了好久……
「咕嘟,咕嘟」梅痛苦地把我的精华吞了下去。
「哈……」我精疲力尽地躺下,用梅的身体盖住我,我有力无力地吸著她的乳尖……
一个小时后,梅醒来了,含羞地穿好了衣服……
「穿得好快呀,过来,把我鸡巴添干净再走!」我命令道。
梅无声地走了过来,在我面前跪下,将我的龟头轻轻地添拭著……
不一会,我的阳具竟又直了!
我推开她,大吼一声:「把屁股给我!」
「你!」梅的眼里立刻又充满了泪水,但她还是又把裤子拉了下来。她的下身,被我刚才搞的一片通红!
我一把搂住了梅,把她再次放倒在地,分开她的双腿,将阳具扎入!
比前两次更快的抽插!
「哦……哦……」梅已是让我玩弄得精疲力尽。
又是几分钟过后,我在她体内射精了……
而这次,梅却紧紧地抱住了我,「猫,求你别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好吗?
「可以!」我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不过我以后还会常去找你的。到那时,你也要挺住呀!」
梅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走了。好个贱女人!
我又歇了一会儿,也带著一身的疲惫回家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色小说

爱老婆就让她红杏出墙

2022-4-19 14:58:01

情色小说

爱裸睡的贝丝

2022-4-19 14:58: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